悟晚堂

生活就是这样 每日禅话

伯虎才子的喜欢:

来自:清 雅

  没有经历痛苦洗礼的飞蛾,脆弱不堪。人生没有痛苦,就会不堪一击。正是因为有痛苦,所以成功才那么美丽动人;因为有灾患,所以欢乐才那么令人喜悦;因为有饥饿,所有佳肴才让人觉得那么甜美。正是因为有痛苦的存在,才能激发人生的力量,使我们的意志更加坚强。瓜熟才能蒂落,水到才能渠成。和飞蛾一样,人的成长必须经历痛苦挣扎,直到双翅强壮后,才可以振翅高飞。

 
 


    苦难是动力的催化剂;苦难是一本启智的经书;苦难又是一位深沉的哲人;苦难是人生一道永远开放着绚丽花朵的风景。不经过挫折,怎知道路之坎坷;不经过磨练,怎知意志之坚强;只有在人生道路中与苦难交锋,才知苦难也是一种财富。


 


    泥泞的路才能留下脚印,世上芸芸众生莫不如此。那些一生碌碌无为的人,不经风不沐雨,没有起也没有伏,就像一双脚踩在又坦又硬的大路上,脚步抬起,什么也没有留下;而那些经风沐雨的人,他们在苦难中跋涉不停,就像一双脚行走在泥泞里,他们走远了,但脚印却印证着他们行走的价值。


 


    人生,用心才是生活,不用,就是活着。时间,珍惜就是黄金,虚度,就是流水。书本,掌握就是知识,没学,就是废纸。


 


    幸福的人生,需要三种姿态:对过去,要淡;对现在,要惜;对未来,要信。人生的答卷没有橡皮擦,写上去就无法再更改,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否则就是跟自己过不去。真正属于你的,只有活生生的现在,只有握得住当下,才有可能掌控自己的命运。只有相信未来,相信自己,今天的你才能成就明天的你。


 


    最富有的时候,你的生活也是最贫穷的。吹毛求疵的人即便在天堂也能挑出瑕疵。一个安心的人在哪都可以过自得其乐的生活,抱着振奋乐观的思想,如同居住在皇宫一般。犯不着千辛万苦求新,无论衣服还是朋友。把旧的翻新,回到它们中去。万事万物没有变,是我们在变。


 


    生活自自然然的向前延续,是份平静,也是一份穿梭,一切的一切,来去都那么从容和自然。看在眼里,活在心上,有没有信念,能不能从容,就让那些遭遇烦恼默默散去,让遭遇的那些缘分清晰而温和,生活就是这样。


 

   
 
                            http://blog.sina.com.cn/s/ 

生活就是这样 每日禅话

伯虎才子的喜欢:

来自:清 雅

  没有经历痛苦洗礼的飞蛾,脆弱不堪。人生没有痛苦,就会不堪一击。正是因为有痛苦,所以成功才那么美丽动人;因为有灾患,所以欢乐才那么令人喜悦;因为有饥饿,所有佳肴才让人觉得那么甜美。正是因为有痛苦的存在,才能激发人生的力量,使我们的意志更加坚强。瓜熟才能蒂落,水到才能渠成。和飞蛾一样,人的成长必须经历痛苦挣扎,直到双翅强壮后,才可以振翅高飞。

 
 


    苦难是动力的催化剂;苦难是一本启智的经书;苦难又是一位深沉的哲人;苦难是人生一道永远开放着绚丽花朵的风景。不经过挫折,怎知道路之坎坷;不经过磨练,怎知意志之坚强;只有在人生道路中与苦难交锋,才知苦难也是一种财富。


 


    泥泞的路才能留下脚印,世上芸芸众生莫不如此。那些一生碌碌无为的人,不经风不沐雨,没有起也没有伏,就像一双脚踩在又坦又硬的大路上,脚步抬起,什么也没有留下;而那些经风沐雨的人,他们在苦难中跋涉不停,就像一双脚行走在泥泞里,他们走远了,但脚印却印证着他们行走的价值。


 


    人生,用心才是生活,不用,就是活着。时间,珍惜就是黄金,虚度,就是流水。书本,掌握就是知识,没学,就是废纸。


 


    幸福的人生,需要三种姿态:对过去,要淡;对现在,要惜;对未来,要信。人生的答卷没有橡皮擦,写上去就无法再更改,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否则就是跟自己过不去。真正属于你的,只有活生生的现在,只有握得住当下,才有可能掌控自己的命运。只有相信未来,相信自己,今天的你才能成就明天的你。


 


    最富有的时候,你的生活也是最贫穷的。吹毛求疵的人即便在天堂也能挑出瑕疵。一个安心的人在哪都可以过自得其乐的生活,抱着振奋乐观的思想,如同居住在皇宫一般。犯不着千辛万苦求新,无论衣服还是朋友。把旧的翻新,回到它们中去。万事万物没有变,是我们在变。


 


    生活自自然然的向前延续,是份平静,也是一份穿梭,一切的一切,来去都那么从容和自然。看在眼里,活在心上,有没有信念,能不能从容,就让那些遭遇烦恼默默散去,让遭遇的那些缘分清晰而温和,生活就是这样。


 

   
 
                            http://blog.sina.com.cn/s/ 

明清文人官吏的真实书法水平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一个人书法的真正水平要看他平时生活中怎么写字,信件是以前人们通讯的最常用方式,所以手札书信能够看出当时书写者的真实书法水平!今天为大家准备了明清文人官吏的书信手札,水平如何,一看便知。 

  

 钱伯坰 [清](公元一七三八年至一八一二年)字鲁斯,江苏阳湖人。生于清高宗乾隆三年,卒于仁宗嘉庆十七年,年七十五岁。国子监生。工书,宗李邕,为时所重。 

  

  

 钱维乔(1739-1806)清文学家、戏曲家。字树参,季木,小字阿逾,号曙川,又号竹初,半园、半竺道人、半园逸叟、林栖居士等。江苏武进人。乾隆十年状元钱维城之弟。乾隆二十七年(一七六二)举人。曾讲学于如皋露香草堂,门前种竹,自号竹初居士。 

 龚 橙(1817~1870)清藏书家。字公襄,后以字行,号孝琪、孝拱,号昌瓠、石匏,别号半伦,仁和(今浙江杭州)人,龚自珍长子。为人放浪不羁,然而性格孤僻,寡言少语,好为狎邪游,喜好收藏古籍,于藏书无所不窥,为学问浩博无涯,编有《孝拱手抄词》,辑佚乃父遗篇。其著述虽多,但均不传。 

 冯誉骥(?-1883年),字“仲良”,号“展云”、“崧湖”,晚年号“卓如”、“钝叟”,斋名为“绿伽楠馆”。少时,肆业于两广总督阮元创立的学海堂书院。清代道光二十年(1840年),领乡荐。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考取进士二甲第六名,授翰林院编修,累督山东、湖北学政。同治年间(1861年~1875年),回端州“丁优”,受聘主讲广州应元书院。光绪五年(1879年)八月,擢陕西巡抚。光绪九年(1883年)七月,陕西道监察御史刘恩溥弹劾其贪渎、任用非人,于十月被革职,致仕居扬州。平生嗜书画。 

 段玉裁(1735-1815),清代文字训诂学家、经学家,字若膺,号懋堂,晚年又号砚北居士,长塘湖居士,侨吴老人,江苏金坛人。龚自珍外公。乾隆举人,历任贵州玉屏、四川巫山等县知县,引疾归,居苏州枫桥,闭门读书。段玉裁曾师事戴震,爱好经学,擅长探究精微的道理,获得广博的知识。长于文字、音韵、训诂之学,同时也精于校勘,于诸家小学的是非都能鉴别选择,是徽派朴学大师中杰出的学者。 

 陈其元,字子庄,晚年自号庸闲,生长在浙江海宁一个鼎族之家。先任直隶州知州,后发往江苏补用,受江苏巡抚丁日昌的青睐,先后代理南汇、青浦、上海几个大县的县令。六十二岁辞官,侨居武林。归来后泉石优游,娱情翰墨,遂成《庸闲斋笔记》,先得八卷,后补写四卷,共十二卷,计十四万余言。 

 蒋敦复(1808-1867),清代词人、文学家,清词后七家之一。宝山(今属上海)人。原名尔锷、字克父,一字剑人,为清代文学家。自幼有神童誉,13岁就已读毕13部儒家经典,生性旷达,落拓不羁。清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英军入侵,敦复上书两江总督牛鉴,献策抵御,因直言触犯官员,险被逮捕,蒋避祸入月浦净信寺为僧,法名妙尘,号铁岸。鸦片战争结束,牛鉴被撤职查办后,蒋还俗,浪迹大江南北,晚年寓居上海,常与当代名士交往,先与王韬、李善兰并称“海天三友”,后又与王韬、马建忠称为“海上三奇土”著有《啸古堂诗文集》、《芬陀利室词》,诗词峻厉风发,颇受龚定庵影响。 

 潘遵祁(1808-1892)清代书画家。字觉夫,一字顺之,号西圃、简缘退士、抱冲居士等,室名香雪草堂、四梅合、勿自欺室。吴县(今江苏苏州)人。潘奕隽孙,潘世璜子。道光二十五年(1845)进士,二十七年(1847)翰林,旋乞归,隐邓尉,筑香雪草堂。得扬补之四梅花卷,因以名阁,载熙为绘四梅阁图,享山居之乐逾四十年,工画花卉,卒年八十五。著有《西圃集》。 

 殷兆镛(1806年—1883年),字补金,一字序伯,号谱经,江苏吴江人[1] ,晚清官员。道光二十年(1840年)进士。授编修,任大理寺少卿,充湖北、陕西、顺天考官,督直隶学政。历任礼、户、吏诸部侍郎。性耿直,关心民间疾苦。有奏议、诗文集等。 

 钱泳(1759-1844) 原名钱鹤滩,字立群,号台仙,一号梅溪,清代江苏金匮(今属无锡)人。长期做幕客,足迹遍及大江南北。工诗词、篆、隶,精镌碑版,善于书画,作印得三桥(文彭)、亦步(吴迥)风格。有缩临小汉碑,集各种小唐碑石刻行世。 

 朱琦(1803—1861)清代文学家,岭西五大家之一。字伯韩,一说字濂甫,号伯韩,临桂(今广西桂林市)人。道光十五年进士,官至御史,以直言敢谏与苏廷魁、陈庆镛合称“谏垣三直”。晚年总理杭州团练局,遇太平天国攻杭州被杀,赠太常寺卿。文章醇厚有味,诗格雄浑,是桐城派在广西的代表作家之一。著有《怡志堂诗文集》。 

  

 王文治(1730—1802)清代官吏、诗人、书法家。字禹卿,号梦楼,江苏丹徒人。曾随翰林侍读全魁至琉球。乾隆二十五年进士,授编修,擢侍读,官至云南临安知府。罢归,自此无意仕进。工书法,以风韵胜。年未五十,即究心佛学。有《梦楼诗集》、《快雨堂题跋》。 

  

 钱樾(1743—1815)字黼棠,浙江嘉善人,清朝大臣。 


                                                   来自《今日头条》






这一家子,可不只是苏轼能写噢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北宋眉山苏氏,一门才俊,唐宋八大家苏洵、苏轼、苏辙父子占其三。在书法上,宋四家苏轼列为第一。其实苏家其它几个,包括苏轼的儿子苏过、苏迈,都写的不错,不信请看。 


 苏洵(1009—1066)北宋散文家。与其子苏轼、苏辙合称“三苏”,均被列入“唐宋八大家”。字明允,号老泉。眉州眉山(今属四川)人。应试不举,经韩琦荐任秘书省校书郎、文安县主簿。长于散文,尤擅政论,议论明畅,笔势雄健。有《嘉佑集》。工于书法,气韵有余。

  苏洵《道中帖》 尺牍 行草书 35.3x53.2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洵顿首再拜 昨日道中草草上记 方以为惧 介使罪来 伏奉教翰 所以眷藉勤厚 见于累纸 感服情眷 愧怍益甚 晨兴薄凉 伏惟台候万福 洵以病暑加眩 意思极不佳 所以涉水迂涂 不敢人城府者 畏人事也 宠谕常安之行 仰戢爱与之重 深欲力疾 少承绪言 但闻台候不甚清快 冒暑远行非宜 兼水浸道涂 恐今晚亦未能至彼 虚烦大旆之出 曷若相忘于江湖 不过廿日后 便可承颜 或同涂为鄱阳之行如何 更几见察 幸甚 匆匆拜此 不宣 洵顿首再拜 提举监丞兄台坐

  苏洵《陈元实夜来帖》约1047(庆历七年)纸本,34.5x50.9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苏辙(1039-1112),字子由,苏洵三子,眉州眉山人。嘉祐二年与兄苏轼同举进士。神宗时,反对王安石行新法。哲宗时,官累翰林学士、门下侍郎。徽宗时辞官,筑室许州,号颖滨遗老。唐宋八大家之一,与父洵、兄轼齐名,合称三苏。有《春秋传》、《栾城集》等。

 善书法,风格似其兄。传世墨迹有《雪甚帖》、《雪诗帖》、《车马帖》、《晴寒帖》等。

  苏辙《晴暖帖》,1089年(元祐四年),行书,纸本,24.9×19.8厘米,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苏辙怀素自叙帖题跋 台北故宫博物馆藏 

                               苏辙《见访帖》1089年(元祐四年) 行书 25.2×24.2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辙《晚来帖》,约1089年(元祐四年),行书,纵24.9厘米,横19.8厘米,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辙《春寒帖》,约1089年(元祐四年),行书,纸本,纵25.2厘米,横24.2厘米,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苏辙致定国承议使君尺牍《宴居帖》 行书 

 释文:

 辙启 雪甚可喜 宴居应有独酌之乐 区区书不能尽 辙顿首 定国承议使君 廿三日 

        苏辙《超然台赋》拓本(局部) 《超然台赋》刻石高75厘米、宽78-86.5厘米、厚16厘米。元代密州知州王铎刻石,置于超然台西厢北壁。《超然台赋》系苏辙所作,时苏辙在齐州任职,苏轼葺新台后,投书于辙并求台名,辙深知兄意,即以《老子》意命名“超然”,并作赋志之。刻石于1963年在台北侧出土。

        宋熙宁七年(1074年)秋,苏轼由杭州移守密州(今山东诸城),次年八月修葺城北旧台,并由其弟苏辙题名为超然台,取《老子》“虽有荣观,燕处超然”之义,并作《超然台赋并叙》赞之。后引发苏轼《超然台记》横空出世,成就千古名篇。有人评曰:“若无子由明兄意,神州那得超然台。优游物外迪心智,诸城至今寻旧台”。作赋时苏辙在济南府任掌书记。


        苏迈(1059—?)字伯达,眉州眉山(今四川眉山)人。轼长子。驾部员外郎。善为文,工书,东坡帖乃迈所作,亦自可喜。苏氏诸子源同派异,种种皆有过人处。《宋史本传、姑溪集》

                             苏迈《致主管学士》 尺牍 行草书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迈顿首再拜 主管学士坐下 辱书愈勤 感不胜道 即日庚暑 伏惟台候万福 并承叙迁崇秩 想惟庆慰 未即瞻近 切几精意保理以前异渥 不宣 迈顿首再拜 主管学士坐下


        苏过(1072—1123)字叔党,号斜川居士,眉州眉山人。轼第三子。哲宗元佑六年,曾应礼部试,未第。绍圣元年,轼谪惠州,四年,复谪儋州,皆随行。元符三年,随父北归。轼卒后,依叔父辙居颍昌。营湖阴地数亩,名为小斜川。徽宗政和二年,监太原税。五年,知郾城。宣和五年,通判定州,卒。有《斜川集》20卷,已佚。事见《永乐大典》卷2401引《宋故通直郎眉山苏叔党墓志铭》,《宋史》卷338有传。

                            苏过行书《贻孙帖》 约1111-1117年(政和年间) 纸本,27.2X34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苏过《赠远夫诗帖》约1123年(宣和五年)纸本, 31.6cmX41.5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徐渭徐文长书法欣赏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徐渭—书法史上的梵高

    徐渭自称:“吾书第一、诗二、文三、画四。”(陶望龄《徐文长传》)可见对其书法的自许及钟情。袁宏道云:“(徐)不论书法而论书神,诚八法之散圣,字林之侠客也。”诚然,作为一时才人、一时狂士的徐渭是绝不会为法所缚的,即使是学书道路的起点——临摹古人书法,徐渭也要有自我,不肯屈膝于古人。其《书季子微所藏摹本兰亭》云:“非特字也,世间事,凡临摹直寄兴耳,铢而较,才而合,忌真我面目哉?”并主张“取诸其意气而已”。徐渭学书,曾浸淫于宋黄庭坚、米芾、苏轼诸家,并上追钟繇、索靖、“二王”,而以流传徐渭书迹来看,何曾有一笔似古人?而玩其笔意,又何尝有一笔不是古人?此正是徐渭善取古人“书神”,而始终不失自家本色,故有英气生趣而“精奇伟杰”(陶望龄《歇庵集》)。

  徐渭论书,还特讲“天成”,即人的内在素质。尝云“夫不学而天成者尚矣,其次则始于学,终于天成”,而“天成者非成于天也”,是“罔乎人而诡乎己之所出”(《徐文长佚草》卷二)。徐渭才学,三教九流无所不能,著述丰而杂,有《徐文长佚草》十卷,《徐文长全集》三十卷、《徐文长三集》二十五卷、《徐文长佚稿》二十四卷等诗文著述。戏曲方面有《四声猿》、《歌代啸》、《南词叙录》、《旧编南九宫月录》及《十三凋南曲音节谱》各一卷、《嘲妓》、《黄莺儿》等散曲;注释评校类有《李长吉诗注》、《庄子内篇注》、《分释古注参同契》、《黄帝素问注》、《楞严经解》、《淮海集》四十卷等;纂辑杂录者有《笔玄要旨》、《玄抄类摘》、《通俗云笺》、《茶经》、《酒史》等等。其画,笔墨纵恣,气势磅礴,与陈道复并称“青藤白阳”,开启了明、清以来水墨大写意的新途径。如此多端而博渊的才学,与其书法融会贯通,聚于笔底,正是“天成”之功。

    徐渭草书诗轴

 

 

 

 

 徐渭《草书诗轴》 纸本,行草书,纵123.4厘米,横59厘米,上海博物馆藏。

  释文:一篙春水半溪烟,抱月怀中枕斗眠。说与傍人浑不识,英雄回首即神仙。 天池。钤“漱僊”(白文长方)、“天池之印” (白文正方)。 徐渭书风之变,与一生经历密切相关。徐氏暮岁极具面貌的书风,或为其“潦倒新停浊酒杯”的晚境自况。


  徐渭《雨中醉草》

 

 

 

 

 

 

 

 

 


 

 明清书法墨迹丛帖:明徐渭行书欣赏  《雨中醉草》,天池山人书法作品图片11张。 

 徐渭书法纯粹是个人内心情感的宣泄:笔墨恣肆,满纸狼藉,不计工拙,所有的才情、悲愤、苦闷都郁结在扭来扭曲的笔画中了。他自己曾在《题自书一枝堂帖》中说:“高书不入俗眼,入俗眼者非高书。


清朝最俊美的书法—— 清高垲楷书《滕王阁序》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清高垲楷书《滕王阁序 

 高垲(一七六九至一八三九)字子高(中国画家人名大辞典作名恺,字子才)号爽泉,钱塘(今浙江杭州)布衣。早弃举子业,专力学书,宗法浙派,得欧阳询、褚遂良神髓。嘉庆中,阮元抚浙,延校金石文字,《薛氏钟鼎款识》释文,考证均出其手。并手录薛氏钟鼎识跋刊之。大江南北名胜碑版多出其手。复精绘事,尤工花鸟、草虫,取法宋、元,钩勒设色,均极精妙。能篆刻,偶治印,亦秀劲有法。所作介于陈豫钟、陈鸿寿之间,古秀苍劲,面目自成。卒年七十一。

          


    


                  


         


            

 


宋代米芾书《木兰诗》版本二种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木兰辞》原文(繁体):
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
不聞機杼聲,唯聞女嘆息。
問女何所思?問女何所憶?
女亦無所思,女亦無所憶。
昨夜見軍帖,可汗大點兵,
軍書十二卷,卷卷有爺名。
阿爺無大兒,木蘭無長兄,
愿為市鞍馬,從此替爺征。
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
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
朝辭爺娘去,暮宿黃河邊。
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黃河流水鳴濺濺。
旦辭黃河去,暮至黑山頭。
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燕山胡騎聲啾啾。
萬里赴戎機,關山度若飛。
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
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
歸來見天子,天子坐明堂。
策勛十二轉,賞賜百千強。
可汗問所欲,“木蘭不用尚書郎,
愿借明駝千里足,送兒還故鄉。”
爺娘聞女來,出郭相扶將。
阿姊聞妹來,當戶理紅妝。
小弟聞姊來,磨刀霍霍向豬羊。
開我東閣門,坐我西閣床。
脫我戰時袍,著我舊時裳。
當窗理云鬢,對鏡貼花黃。
出門看火伴,火伴皆驚惶。
同行十二年,不知木蘭是女郎。
“雄兔腳扑朔,雌兔眼迷離﹔
兩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米芾(1051-1107),字元章,号襄阳居士、海岳山人等。汉族,后迁居湖北襄阳,长期居润州(今江苏镇江)。米芾的五世祖是宋初勋臣米信,高米芾标准像祖、曾祖以上多为武职官吏,其父名佐,字光辅,官至武卫将年。其母阎氏,曾为宋英宗赵曙皇后高氏的乳娘。曾任校书郎、书画博士、礼部员外郎。善诗,工书法,擅篆、隶、楷、行、草等书体,长于临摹古人书法,达到乱真程度。初师当时某位秀才,后是欧阳询、柳公权,字体紧结,笔画挺拔劲健,后又转师王羲之、王献之,体势展拓,笔致浑厚爽劲,自谓“刷字”,与苏轼、黄庭坚、蔡襄并称宋代四大书法家。其绘画擅长枯木竹石,尤工水墨山水。以书法中的点入画,用大笔触水墨表现烟云风雨变幻中的江南山水,人称米氏云山,富有创造性。米芾传世的书法墨迹有《向太后挽辞》、《蜀素帖》、《苕溪诗帖》、《拜中岳命帖》、《虹县诗卷》、《草书九帖》、《多景楼诗帖》等,无绘画作品传世。著《山林集》,已佚。其书画理论见于所著《书史》、《画史》、《宝章待访录》等书中。
  米芾书法宋代以来,为后世所景仰。其作书谓“刷字”,意指其作书行笔方法与前人不同。
  宋史载:“米元章初见徽宗,命书《周官》篇于御屏。书毕,掷笔于地,大言曰:‘一洗二王恶札,照耀皇宋万古。’徽宗潜立于屏风后闻之,不觉步出纵观。”公元1107年,米芾病逝,享年57岁。

    米芾自幼爱好读诗书,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加上天资聪慧,六岁时能背诗百首,八岁学书法,十岁摹写碑刻,小获声誉。十八岁时,宋神宗继位,因不忘米芾母亲阎氏的乳褓旧情,恩赐米芾为秘书省校字郎,负责当时校对,订正讹误。从此开始走上仕途,自到1107年卒于任。米芾一生官阶不高,这与他不善官场逢迎,又为人清高有关。米芾是一个有真才实学的人,不善官场逢迎。使他赢得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来玩石赏砚钻研书画艺术,对书画艺术的追求到了如痴如醉的境地,他在别人眼里与众不同,不入凡俗的个性和怪癖,也许正是他成功的基石。他曾自作诗一首:“柴几延毛子,明窗馆墨卿,功名皆一戏,未觉负平生。”他就是这样一个把书画艺术看得高于一切的恃才傲物人。
  米芾平生于书法用功最深,成就以行书为最大。虽然画迹不传于世,但书法作品却有较多留存。南宋以来的著名汇帖中,多数刻其法书,流播之广泛,影响之深远,在“北宋四大书家”中,实可首屈一指。康有为曾说:“唐言结构,宋尚意趣。”意为宋代书法家讲求意趣和个性,而米芾在这方面尤其突出,是北宋四大家的杰出代表。
  米芾习书,自称“集古字”,虽有人以为笑柄,也有赞美说“天姿辕轹未须夸,集古终能自立家”(王文治)。这从一定程度上说明了米氏书法成功的来由。根据米芾自述,在听从苏东坡学习晋书以前,大致可以看出他受五位唐人的影响最深:颜真卿、欧阳询、褚遂良、沈传师、段季展。
  米芾有很多特殊的笔法,如“门”字右角的圆转、竖钩的陡起以及蟹爪钩等,都集自颜之行书;外形竦削的体势,当来自欧字的模仿,并保持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沈传师的行书面目或与褚遂良相似;米芾大字学段季展,“独有四面”、“刷字”也许来源于此;褚遂良的用笔最富变化,结体也最为生动,合米芾的脾胃,曾赞其字,“如熟驭阵马,举动随人,而别有一种骄色”。
  元丰五年(1082)以后,他开始寻访晋人法帖,只一年就得到了王献之的《中秋帖》。这先人为主的大令帖,对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总觉得右军不如其子。但生性不羁的米芾并不满足于王献之的字,早在绍圣年间就喊出了“老厌奴书不换鹅”,“一洗二王恶札”。米芾据说学过羊欣,李之仪说,“海岳仙人不我期……笔下羊欣更出奇”。那么米芾学羊欣大概在卜居海岳庵,是元祐六年之后的事情了。
  尽管如此,米书并没有定型,近在元祐三年书写的《苕溪帖》、《殷令名头陀寺碑跋》、《蜀素帖》写于一个半月之内,风格却有较大的差异,还没有完全走出集古字的门槛。直到“既老始自成家,人见之,不知何以为主”时才最后完成了自己风格的确立,大概在五十岁以后。
  这定型的书法面目,由于米芾过于不羁,一味好“势”,即使小楷如《向太后挽词》也跃跃欲试。这“势”固是优点,但同时又成了他的缺陷。“终随一偏之失”,褒贬分明如黄庭坚者应该是比较客观的、公道的。黄长睿评其书法,“但能行书,正草殊不工”,当时所谓“正”,并无确指,不一定是现在的“正楷”,倘指篆隶,倒也恰当。现存的米芾篆隶,的确不甚工,草书也写得平平。他后来对唐人的草书持否定态度,又囿于对晋草的见识,成绩平平自然在所难免。
  米芾作书十分认真,不像某些人想象的那样,不假思索一挥而就。米芾自己说:“余写《海岱诗》,三四次写,间有一两字好,信书亦一难事”(明范明泰《米襄阳外记》)。一首诗,写了三四次,还只有一两字自己满意,其中的甘苦非个中行家里手不能道,也可见他创作态度的严谨。
  米芾以书法名世,为北宋四家之一,若论体势骏迈,则当属第一。他的成就完全来自后天的努力。他三十岁时在长沙为官,曾见岳麓寺碑,次年又到庐山访东林寺碑,且都题了名。元祐二年还用张萱画六幅、徐浩书二帖与石夷庚换李邕的《多热要葛粉帖》。证之其书法,二十四岁的临桂龙隐岩题铭摩崖,略存气势,全无自成一家的影子;三十岁时的《步辇图》题跋,亦使人深感天资实逊学力。
  米老狡狯,偶尔自夸也在情理中,正如前人所云“高标自置”。米芾自叙学书经常会有些故弄玄虚,譬如对皇帝则称“臣自幼便学颜行”。但是米芾的成功完全来自后天的苦练,丝毫没有取巧的成分,米芾每天临池不辍,举两条史料为证:“一日不书,便觉思涩,想古人未尝半刻废书也。”“智永砚成臼,乃能到右军(王羲之),若穿透始到钟(繇)、索(靖)也,可永勉之。”他儿子米友仁说他甚至大年初一也不忘写字。(据孙祖白《米芾米友仁》)。米芾富于收藏,宦游外出时,往往随其所往,在座船上大书一旗“米家书画船”。
  米芾晚年居润州丹徒(今属江苏),有山林堂。故名其诗文集为《山林集》,有一百卷,现大多散佚。目前传世有《宝晋英光集》。米芾能书又能诗,诗称意格,高远杰出,自成一家。尝写诗投许冲元,自言“不袭人一句,生平亦未录一篇投豪贵”,别具一格为其长,刻意求异为其短。
  米芾画迹不存在于世。米芾自著的《画史》记录了他收藏、品鉴古画以及自己对绘画的偏好、审美情趣、创作心得等。这应该是研究他的绘画的最好依据。
  米芾的成功在于通过某种墨戏的态度和母题选择达到了他认可的文人趣味。米芾意识到改变传统的绘画程式和技术标准来达到新的趣味的目的。究其原因:米芾首先是一个收藏宏富的收藏家,鉴定家,对历代绘画的优劣得失了然于胸,更多考虑的是绘画本体的内容;而苏轼首先是一代文豪,然后才以业余爱好者的身份来发表他的绘画观,较多地以诗(文学)的标准来衡量、要求绘画,固然不乏真知灼见,但终究与画隔了一层。
  所以后人多是把米芾当作画家,把苏轼当作美术理论家来看的。心中叨念的是苏轼的画论,而手中实践的却是米家云山,尽管苏轼有画传世而米芾一无所有。作为历史研究,不能不指出米芾的美术思想远比苏轼超出他们所处的那个时代。
  其子米友仁书法继承家风,亦为一代书家。
  米芾对书法的分布、结构、用笔,有着他独到的体会。要求“稳不俗、险不怪、老不枯、润不肥”,大概姜夔所记的“无垂不缩,无往不收”也是此意。即要求在变化中达到统一,把裹与藏、肥与瘦、疏与密、简与繁等对立因素融合起来,也就是“骨筋、皮肉、脂泽、风神俱全,犹如一佳士也”。章法上,重视整体气韵,兼顾细节的完美,成竹在胸,书写过程中随遇而变,独出机巧。
  米芾的用笔特点,主要是善于在正侧、偃仰、向背、转折、顿挫中形成飘逸超迈的气势、沉着痛快的风格。字的起笔往往颇重,到中间稍轻,遇到转折时提笔侧锋直转而下。捺笔的变化也很多,下笔的着重点有时在起笔,有时在落笔,有时却在一笔的中间,对于较长的横画还有一波三折。勾也富有特色。
  米芾的书法中常有侧倾的体势,欲左先右,欲扬先抑,都是为了增加跌宕跳跃的风姿、骏快飞扬的神气,以几十年集古字的浑厚功底作前提,故而出于天真自然,绝不矫揉造作。学米芾者,即使近水楼台如者也不免有失“艰狂”。宋、元以来,论米芾法书,大概可区分为两种态度:一种是褒而不贬,推崇甚高;一种是有褒有贬,而褒的成分居多。持第一种态度的,可以苏轼为代表。
  米芾作为北宋著名的画家,处在一个文人画的成熟时代,其绘画题材十分广泛,人物、山水、松石、梅、兰、竹、菊无所不画;米芾在山水画上成就最大,但他不喜欢危峰高耸、层峦叠嶂的北方山水,更欣赏的是江南水乡瞬息万变的“烟云雾景”,“天真平淡”,“不装巧趣”的风貌;所以米芾在艺术风格里追求的是自然。他所创造的“米氏云山”都是信笔作来,烟云掩映。
  米芾的书法在宋四家中,列苏东坡和黄庭坚之后,蔡襄之前。然如果不论苏东坡一代文宗的地位和黄庭坚作为江西诗派的领袖的影响,但就书法一门艺术而言,米芾传统功力最为深厚,尤其是行书,实出二者之右。
  明代董其昌《画禅室随笔》谓:"吾尝评米字,以为宋朝第一,毕竟出于东坡之上。即米颠书自率更得之,晚年一变,有冰寒于水之奇。"皇帝的询问书法,米芾自称自己是"刷字",明里自谦而实点到精要之处,"刷字",体现他用笔迅疾而劲健,尽兴尽势尽力。他的书法作品,大至诗帖,小至尺牍、题跋都具有痛快淋漓,欹纵变幻,雄健清新的特点。从现存的近六十幅米芾的手迹来看,"刷"这一个字正将米字的神采活脱脱地表现出来,无怪乎苏东坡说:"米书超逸入神。"又说"海岳平生篆、隶、真、行、草书,风樯阵马。沉着痛快,当与钟王并行。非但不愧而已。"米芾的书法影响深远,尤在明末,学者甚众,像文徵明、祝允明、陈淳、徐渭、王觉斯、傅山这样的大家也莫不从米子中取一"心经",这种影响一直延续到现在。米芾除书法达到极高的水准外,其书论也颇多。著有《书史》、《海岳名言》、《宝章待访录》、《评字帖》等。显示了他卓越的胆识和精到的鉴赏力,对前人多有讥贬,然决不因袭古人语,为历代书家所重,但过头话也不少,诮颜柳、贬旭素,苛刻求疵。
  米芾平生于书法用功最深,成就最大。米芾自称自己的作品是“集古字”,对古代大师的用笔、章法及气韵都有深刻的领悟,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米芾学书在传统上下了很大功夫。米芾未卷入政治漩涡,生活相对安定,后当上书画博士,饱览内府藏书,熟谙千载故事,古人得失,如数家珍。他少时苦学颜、柳、欧、褚等唐楷,打下了厚实的基本功。苏轼被贬黄州时,他去拜访求教,东坡劝他学晋。元丰五年(1082)开始,米芾潜心魏晋,以晋人书风为指归,寻访了不少晋人法帖,连其书斋也取名为“宝晋斋”。今传王献之墨迹《中秋帖》,据说就是他的临本,形神精妙至极。米芾一生转益多师,在晚年所书《自叙》中也这样说道:“余初学,先学写壁,颜七八岁也。字至大一幅,写简不成,见柳而慕其紧结,乃学柳《金刚经》。久之,知其出于欧,乃学欧。久之,如印板排算,乃慕褚而学最久,又摩段季转折肥美,八面皆全。久之,觉段全泽展《兰亭》,遂并看法帖,入晋魏平淡,弃钟方而师师宜宫,《刘宽碑》是也。篆便爱《咀楚》、《石鼓文》。又悟竹简以竹聿行漆,而鼎铭妙古老焉。”
  米芾以书法名世,他的成就完全来自后天的苦练,米芾每天临池不辍,史料记载:“一日不书,便觉思涩,想古人未尝半刻废书也。”“智永砚成臼,乃能到右军(王羲之),若穿透始到钟(繇)、索(靖)也,可永勉之。”他儿子米友仁说他甚至大年初一也不忘写字。(据孙祖白《米芾米友仁》)。米芾作书十分认真,自己说:“佘写《海岱诗》,三四次写,间有一两字好,信书亦一难事”(明范明泰《米襄阳外记》)。一首诗,写了三四次,还只有一两字自己满意,其中的甘苦非个中行家里手不能道,也可见他创作态度的严谨。
  米芾的书法在宋四家中,列苏东坡和黄庭坚之后,蔡襄之前。然如果不论苏东坡一代文宗的地位和黄庭坚作为江西诗派的领袖的影响,但就书法一门艺术而言,米芾传统功力最为深厚,尤其是行书,实出二者之右。明代董其昌《画禅室随笔》谓:“吾尝评米字,以为宋朝第一,毕竟出于东坡之上。即米颠书自率更得之,晚年一变,有冰寒于水之奇。”皇帝的询问书法,米芾自称自己是“刷字”,明里自谦而实点到精要之处,“刷字”,体现他用笔迅疾而劲健,尽兴尽势尽力。他的书法作品,大至诗帖,小至尺牍、题跋都具有痛快淋漓,欹纵变幻,雄健清新的特点。从现存的近六十幅米芾的手迹来看,“刷”这一个字正将米字的神采活脱脱地表现出来,无怪乎苏东坡说:“米书超逸入神。”又说“海岳平生篆、隶、真、行、草书,风樯阵马。沉著痛快,当与钟王并行。非但不愧而已。”米芾的书法影响深远,尤在明末,学者甚众,像文徵明、祝允明、陈淳、徐渭、王觉斯、傅山这样的大家也莫不从米子中取一“心经”,这种影响一直延续到现在。
  米芾除书法达到极高的水准外,其书论也颇多。著有《书史》、《海岳名言》、《宝章待访录》、《评字帖》等。显示了他卓越的胆识和精到的鉴赏力,对前人多有讥贬,然决不因袭古人语,为历代书家所重,但过头话也不少,诮颜柳、贬旭素,苛刻求疵。 米芾传世墨迹主要有《苕溪诗卷》、《蜀素帖》、《方圆庵记》、《天马赋》等,而翰札小品尤多。
  米芾擅水墨山水,人称“米氏云山”,但米芾画迹不存在于世。但目前唯一能见到的,也很难说是真正意义上的“米画”——《珊瑚笔架图》,画一珊瑚笔架,架左书“金坐”二字。然后再加上米点和题款,米家山水便赫然而出。米芾以画代笔,颇有意趣。

             

 

 

唐人写经小楷《善见律》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国诠《善见律》 乌丝栏纸本 275行 行17字 

  

    小楷《善见律》乌丝栏纸本,275行,行17字 纵22.6厘米 横468.8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唐人写经,多不落名款,有的虽有名款但非名人,故以往书家并未给予足够注意。其实,由于唐代重书学,特别在中唐、盛唐,写经书法水平一般很高。《善见律》述释迦牟尼弘佛之事,卷末上端书“善见律卷”,下署“贞观廿二年十二月十日国诠写”。此卷经书工整,结构点画均匀秀劲,运笔灵活熟练,轻重适宜。全篇一气呵成,造诣精湛。用笔精妙绝伦,无点滴油滑轻浮之感和张扬外露之态。横势起笔露锋,稳健自然,遒逸灵巧,朴实直率。

  

     国诠 唐初人(七世纪),名不见经传。明詹景凤《东图玄览》提到:“唐贞观中经生国诠奉敕作指顶许字,用硬黄纸书《善见律》。”他写的经卷,今唯见此一种。《善见律》卷后有明人徐*跋中提及家中所藏《兰亭禊序》乃楚人国诠摹写,《善见律》又为奉敕之作,可见国诠非一般经生。

 

 经生体:

“经生体”字体多样,除多数是隶楷或楷隶相间的正体外, 还有朴厚的章草和流媚的今草。“经生体”既有浓重的隶书笔意,又有楷书的用笔方法,继承了汉代简牍书体的遗风。“经生体”笔画丰富,书写熟练,因其形成时间与二王存世的年代相同,可以以此窥见魏晋时期的墨迹风格,与传世摹本王羲之的《姨母帖》、《十七帖》等书写风格和用笔方法极为相似,从中能够领略出王羲之书法的气度和神韵来。

“经生体”的书写者属于不同阶层的人员,他们中有政府中的官员,衙门中的“经坊”刀笔吏,寺院培养的抄经手,还有一些是民间书家。他们在日日墨海笔耕中,直抒胸臆,信笔挥洒,方圆并用,行笔飞动,分行布白,参差错落,跌宕起伏,扑朔迷离,创造出多姿多彩的优秀作品,作品中洋溢着清新空灵、古朴可爱的气息。

“经生体”书写的间架结构和运笔方法有着明显的共性,形成了西部特有的书风。其章法茂密,字字独立,如凉州大马,横行天下;字形方扁,风吹草低。特别是“经生体”的运笔提按顿挫,细劲流畅,起承分明,气势连贯,尖锋入纸,收笔回锋,横波竖滞,轻撇重捺,既有塞外强悍雄风,又有西凉乐舞风姿。

 

黄庭坚行书《幽兰赋》

中华网络书法家协会:

黄庭坚行书《幽兰赋》 

【断句】符春禄  

        阳和布气兮,动植齐光;惟彼幽兰兮,偏含国香。吐秀乔林之下,盘根众草之旁。虽无人而见赏,且得地而含芳。于是嫩叶旁开,浮香外袭。既生成而有分,何掇采之莫及!人握称美,未遭时主之恩。纳佩为华,空载骚人之什。光阴向晚,岁月将终,芬芳十步之内,繁华九畹之中;乱群峰兮上下,杂百草兮横丛,况荏苒于光阴,将衰败于秋风。岂不处地稍幽,受气仍别?萧艾之新苗渐长,桃李之旧蹊将绝。空牵戏蝶,拂花蕊之翩翾,未遇来人,寻芳春而采折。既生幽径,且任荣枯。幂轻烟而葱翠,带淑气而纷敷。冀雨露之溥及,何见知之久无?及夫日往月来,时占岁覩,遇达人之回盼,披荒榛而见取。横琴写操,夫子传之至今;入梦为徵,燕姞开之于前古。生虽失处,用乃有因。枝条嫩而既丽,光色发而犹新。虽见辞于下土,幸因遇于仁人!则知夫生理未衰,采掇何晚!芊眠茂宛,靡迤秋坂。纫而为佩,骚人之意何浅。间以在衿,楚客之情已罕!薄秋风而香盈十步,泛浩露则花飞三田。凯众草之敢陵,信有慎乎伐剪!即徵之而见寄,愿移根于上苑。

    《幽兰赋》注释
        碑序:唐韩伯庸《幽兰赋》,吏部员外郎、臣黄庭坚,奉敕敬书于绩熙殿中
        一、唐:朝代名,开国皇帝李渊反隋前曾封为唐国公(山西古称唐地),因此建国称大唐国,后人称其朝代,往往简称之,尤常冠人名之上。
        二、韩伯庸:人名,唐德宗李适时人,为贞元(公元七八五——八零六年)间进士,其它不详。
        三、幽兰:生长在较偏僻地方的兰草。幽,偏僻、幽暗也。兰,草名,一种香草,白花,气味馥香,其一种名曰“君子兰”,较名贵,人多尚之。诗人往往以此比喻品德高尚之意,屈原《离骚》云:“芝兰生于深林,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德,不因困穷而改节”。
        四、赋:一种韵文,字数不拘,但多以四六句为主,杂以散文形式。
        五、吏部:古代官署名。隋、唐列为六部之首,主管全国官吏的任免、升降、考课、调动等事务。历代相沿不改。
        六、员外郎:官职名,原指设于正额以外的郎官。晋代以后的员外郎,指员外散骑侍郎,是皇帝近侍官之一。为中央官吏中的要职。
       七、臣:君主时代各级官吏对皇帝的自称。
       八、勅:敕的异写,指皇帝的命令或诏书。
       九、敬书:怀着尊敬的心情,尊从旨意,严肃、慎重地书写。
       十、阳和布气:阳光明媚,惠风和畅(赋文部分前有,故略)。兮,文言语气助词,多用于词赋中,跟现代的“啊”相似。如刘邦《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屈原《离骚》“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十一、光:明亮地。被动用法。此处意为动植物生机盎然。
       十二、惟:句前语气词,这里有只、独之意。可与唯、维通用。
       十三、国香:国色天香的变格,国色指倾城倾国美貌的女子,天香,指自然界极香的气味,这里是旨芳香异常的花卉,多指兰花。
       十四、乔林:即乔木,指高大的树木。
       十五、见赏:赏识。
       十六、芳:花草发出的香味。多喻名声或德行美好。如李白诗:“芳名动千古”。成语有“流芳百代”。
       十七、  :音(lǎn)懒之别字,《古今图书集成》原为嫩字,据原义分析,与懒意不切,可能是误写。
       十八、外袭:向外发散,传播。
       十九、分:多音字,这里读fèn(愤),作权利的限度解。
       二十、何:疑问词,为什么。莫及,未曾达到,成语有“悔之莫及”。

 

       二一、握:执、持之意。古籍中常以握兰喻怀美德或才智。如《汉言仪》“尚书郎怀香握兰,趋走丹墀”。丹墀,宫殿前饰涂红色的石阶。
        二二、时主:当时的掌权者。
        二三、纳佩:採纳佩戴。华,光华,美丽之意。
        二四、骚人:诗人屈原作有《离骚》,故此指屈原。什,诗篇。《诗经》的“雅”和“颂”都以十篇为什,所以后人泛称诗篇为“什”。
       二五、九畹:谓面积较大。屈原《离骚》中“余既滋兰之畹兮”。注云:十二亩曰畹。许慎《说文解字》云:田三十亩畹。其说不同。
       二六、横丛:杂乱无章。
       二七、荏苒:时间渐渐过去。
       二八、处地:处所、所占据的空间。
       二九、受气:受气候和环境影响。
       三十、萧艾:蒿草,以喻微贱,不屑。

 

        三一、蹊:小路。《史记·李将军列传》“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言桃李虽不自我夸耀,但因花好果美,人相争往,其下自然有路。
        三二、翩翾:音piān(篇),音xuān(宣),多读为跹,误也。
        三三、寻芳春:踏青,旅游。
        三四、幂:音mī(秘),笼罩,遮盖。
        三五、淑气:美好之意。陆机《悲歌行》“蕙草饶淑气,时鸟多好音”。纷敷:散布、铺开。柳宗元《永州韦使君新堂记》“视其植则清秀纷敷”。
        三六、冀:希望。溥及:同普及。溥、普通假。如《诗经》“溥天之下,莫非王土”。
        三七、及夫:文言文句前语气词。
        三八、占   :占有。睹:视。
        三九、达人:通达事理的人。如:《左传》昭公七年:“其后必有达人”。
        四十、披:分开。王勃《滕王阁序》“披纬闼雕甍”。荒榛:杂乱的灌木丛。见取:被(你)录取。柳宗元《答韦中立论师道书》“不意吾子自学师表耒蛮夷间,乃幸见取。”

 

        四一、横琴写操:操,琴曲也。据载:孔子周游列国终于不能施展其政治抱负,其主张不被采纳,扫兴自卫反鲁,行至一幽谷时,见丛草中一香兰繁茂,他喟然叹曰:“夫兰当为王者香,今仍独茂,与众草为伍。”触景生情,产生自己怀才不遇的感慨。遂止车援琴,即兴弹奏一曲,抒发生不逢时之感,这首琴曲名曰《漪兰操》。
        四二、夫子:孔子。
        四三、入梦为徵:《左传》载,宣公三年,郑文公有贱妾燕姞,初不受宠。一日,燕姞梦见天使赐兰一束,异香久久,后生一子,取名兰,自此得宠。后兰即国君位,即郑穆公。
       四四、失处:失去条件较优越的地方。比喻不得志。
       四五、用:采纳,终被见爱。
       四六、犹:副词。尚且,仍然之意。李密《陈情表》“心在故老,犹萦矜肓”。
       四七、见辞:告别、离开。
       四八、幽名:被隐没的名声。
       四九、佳气:美好也。如称美女为佳人。
      五十、芊眠茂宛:繁茂之意。

 

           五一、靡:没有。迤,曲折绵延不平。坂,与阪同,山坡也,土质坚硬,不肥沃的田地。
           五二、纫:搓绳,连缀。屈原《离骚》“纫秋兰以为佩。”佩戴装饰。
          五三、已罕:已经很少,稀有。《荀子·国富》“罕兴力役,无夺农时,如是国富矣!”。
          五四、间:空隙。衿:衣襟,这里作系、结讲。杨雄《反离骚》“衿芰茄之绿衣兮”。
          五五、楚客:指诗人屈原。
          五六、薄:逼近,司马迁《报任安书》“仆薄从上雍。”
          五七、泛:漂浮,又有广泛、普遍之意,与泛通假。浩:大而多。李白《秋日登扬州西灵塔》“露浩梧秋白,霜催桔柚黄。”三田:泛指。意为空间不小。
         五八、陵:犯,越。陵与凌通用。杜甫《岳望》“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五九、信:实在,的确。慎:小心、谨慎。伐剪:讨伐,砍伐,现在叫惩治。
         六十、征:征的繁写,多音字,另音zhi止,五音之一,这里与(四三)意义不同,当为求,取之意。《战国策·宋策》“梁王伐邯郸而征师于宋”,寄托希望。
         六一、上苑:皇家园林,也叫御花园。上:秦汉以来对皇帝的通称。

 

  

  

  

  

 

 

  

  

  

 

        黄庭坚《幽兰赋》简介 

        这篇文章是黄庭坚(1045即庆历五年生,1105即崇宁四年卒,享年六十一岁)58岁时的作品,写于年春。原文是唐人韩伯庸的应举之作,它对兰花作了生动的描述和热情的赞颂,赞颂生地偏僻,不被人们鉴赏的兰草,虽然不被人们理睬,但不卑不亢,仍繁华茂盛,姿态端方,不为世尘污染,显出“君子”的品格。这是黄庭坚在晚年历尽坎坷而受到皇帝的爱怜、提拔,奉诏而书,其诚惶诚恐的心情及凝聚的力量就可想而知了,所以,此书的特点与前期相比,在漂洒俊逸的基础上更加苍劲有力,奇倔脱俗,堪称他的“闪光”之作。到了清同治年间,有位彭泽人欧阳霖来叶任知县,他在卧羊山看到了黄庭坚的摩崖题字,出于对黄庭坚的崇敬和同乡的亲切感情,就辗转索来了黄庭坚留世珍品《幽兰赋》命工刻石立之,据传欧阳公主持刊刻《幽兰赋》时,钩本中缺一带字,其故不详,因请当时河南名书法家汝州许静补写,特临黄书月余,今观许书,虽也气势磅礴,但不及黄书遒劲有力。                            
      《幽兰赋》碑共十二通,每通高2.08米、宽0.60米、厚0.18米、行书三行。该碑遐迩闻名,在国内外很有影响,在全国仅此一套,除此之外皆复制碑。笔者,在八十年代末曾为一套拓片费尽周折无果。当时,老县长张介民调任省委任职,省经省文物局批文仅拓三套。由此可见《幽兰赋》拓片的珍贵程度!后叶县明代县衙在九十年代修复时再次经省文物局批文拓了十套。近年来有由于各种原因时有《幽兰赋》拓片流向社会!目前,《幽兰赋》已经封碑在叶县明代县衙文物展厅中。
       黄庭坚书《幽兰赋》的时代背景
       宋徽宗赵佶虽然昏庸无能,但对书画却很有天赋,造诣颇高。黄庭坚的书法受到这样一位皇帝的青睐,足以说明他的书法水平。除了宋徽宗喜爱黄庭坚的字以外,还有特殊的思想基础和时代背景。徽宗初登皇极,在踌躇满志之时,有感于前代外受辽、夏侵扰,内忧王小波、李顺等农民起义的冲击,王安石变法又归失败,阶级矛盾更加尖锐,宋王朝的统治地位岌岌可危。政治形势与赋中的“光阴向晚,岁月将终。况荏苒于光阴,将衰败于秋风。萧艾之新苗渐长,桃李之旧蹊将绝”,含意默契。有道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不会不想扭转这样的局面,赋中的“生理未衰,采掇何晚。幽名得而不朽,佳气流而自远。薄秋风而香盈十步,泛浩露则花飞三田。岂众草之敢陵,信有慎乎伐剪”等意思,正与他的思想合拍。情调的谐振,可能会使这位新皇帝产生勃勃雄心,要“收拾旧山河”,因而敕书此赋,以抒其志。当然,从全文看,内容也有文人骚客抒发怀才不遇、清高孤芳之情,有寄希望于当权者的赏识,加以提拔之意。由于这是黄庭坚在晚年历尽坎坷后,受到皇帝的爱怜奉敕而书,其诚惶诚恐的心情及凝聚的力量可想而知了。所以此书的特点与前期比,在飘洒俊逸的基础上更加苍劲有力,奇倔脱俗,堪称他的“闪光”之作,不愧为我国书法宝库中的瑰宝。